韩国:张成泽插手煤炭项目引金正恩不信任

肃清张成泽不是在朝鲜内部权力斗争过程中发生的
  朝鲜“二号人物”张成泽被处决后,外界猜测朝鲜正全面加大对张成泽势力的“肃清力度”。而韩国最高情报机构――国家情报院院长南在俊23日出席国会情报委员会非公开全体会议时判断,张成泽不是因权力斗争被清除,而是因发生利益冲突成为矛盾激化的“牺牲品”。南在俊表示,作为肃清的后续措施,朝鲜加强了对与张成泽有关联机构的检查,召回张成泽在海外的亲属等,偏重清除张成泽留下的各种“痕迹”。南在俊还澄清了“张成泽亲信逃亡避难”等传闻,“对一些媒体持续毫无事实依据进行不负责任的报导深表遗憾”。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导,朝鲜近来大规模肃清张成泽的势力。韩联社则以“金正恩或从今年6月就已开始清洗张成泽势力”为题称,金正恩今年6月19日向劳动党、军方和内阁高层领导发表了关于加强“唯一领导体制”的讲话,疑似为清洗张成泽势力做准备。   韩国《朝鲜日报》23日分析,张成泽故乡咸镜北道籍人士或被张成泽提拔的人可能成了“首批肃清对象”,还有两江道、平安北道新义州方面的张成泽派系也接连被捕及被肃清。韩媒当天援引一名两江道消息人士的话说:“本月18日,朝鲜两江道保安部责任秘书和金正淑师范大学校长、12军团参谋长等多名道干部被捕,而被捕原因不明。”韩国世界朝鲜研讨中心主任安灿一认为,对“张成泽余党”的肃清将在明年4月举办最高人民会议前结束,届时真正引领金正恩时代的人物将进入党、军队和内阁。   但韩联社23日援引韩国国会情报委员会干事、执政的新国家党议员赵源震等人士的消息披露,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南在俊当天出席国会情报委员会非公开全体会议时,就张成泽被肃清的背景表示,张成泽不是因权力斗争被清除,而是因发生利益冲突,成为矛盾激化的“牺牲品”。南在俊表示,张成泽插手、干预其他机构管理的项目――与煤炭有关的项目,使其他机构对他极度不满,金正恩由此得到有关张成泽的负面报告,导致对张成泽的不信任。据韩国国家情报院的消息,张成泽上月中旬已被拘禁,同月下旬其两名亲信被公开处决,分别是前劳动党中央行政部第一副部长李龙河、前劳动党中央行政部副部长张秀吉。   南在俊在会上表示,作为肃清的后续措施,朝鲜加强了对与张成泽有关联机构的检查,把检查范围扩至劳动党行政部下属机构与贸易商社等,集中调查与张成泽相关的腐败事件。据南在俊分析,在机构之间的利益冲突不断扩大和张成泽亲信越权问题日益凸显的情况下,金正恩可能下达过进行调整的指示,但金正恩的指示遭到张成泽方面的拒绝后,金正恩决定以“违反唯一领导体制”的罪名清除张成泽。从表面上来看,肃清张成泽不是在朝鲜内部权力斗争过程中发生的,由此可以判断金正恩掌权没有大问题。但若朝鲜内部权力不稳、民心叛离的情况加剧,不排除朝鲜内部分裂加速的可能性。   就张成泽被处决后朝鲜权力版图出现的变化,南在俊表示,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金元弘目前成为最受金正恩信任的人物之一,金正恩亲信中的两大核心人物可能就是金元弘和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崔龙海。南在俊表示,与张成泽有关的部分人士目前仍在正常工作,重要包括人民保安部长崔富一、合营投资委员会委员长李光根、朝鲜内阁副总理卢斗哲、平壤市委责任书记文景德等,但有关部门正针对这些人进行调查,他们是否会出现异常情况需要进一步观察。   南在俊还澄清了“张成泽亲信逃亡避难”等传闻,“对一些媒体持续毫无事实依据地进行不负责任的报导深表遗憾。”南在俊认为,张成泽被肃清后,其妻、金正恩的姑姑金敬姬健康未出现异常,她只是尽量避免进行公开活动。   针对朝鲜可能发起挑衅,南在俊判断,为了化解朝鲜内部的不满情绪,朝鲜明年1-3月发起挑衅的可能性较大。他还认为,朝鲜随时都有可能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但目前朝鲜并没有进入新一轮核试验的阶段。   搞“篮球外交”的美国前NBA球星罗德曼23日从朝鲜飞抵中国北京。朝鲜媒体没有报导罗德曼此次访朝的消息,这与前两次的情况完全不同。但罗德曼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此次他没有见到金正恩,不外下月接见平壤为金正恩庆生的计划没有取消。罗德曼还说,“每次访朝不一定都要见到金正恩,为了国家他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做,我尊重他的工作”。韩联社分析,金正恩此次未接见罗德曼,可能是出于对张成泽事件后内部氛围的考量。【环球时报驻韩国、朝鲜特约特派记者晁闻王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