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谎称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认可冲之鸟礁地位

  二、委员会关于SKB区块的建议   KPR区块是日划界案中唯一以冲之鸟礁为基点主张的外大陆架区块
日本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区块示意图   中新网7月5日电 国家海洋局今日在其官方网站刊登其生长战略研讨所丘君所撰写的《谎言不能掩盖事实――“日本划界案建议执行摘要”解读》。全文如下:   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简称“委员会”)负责审议沿海国提交的划定其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信息材料,并以“建议”的方式对沿海国划界案给出审议结论。委员会关于划界案的“建议”全文只递交给划界案的提交国和联合国秘书长。为了让外界了解委员会所做出的建议,委员会在其网站公布划界案建议的摘要(以下简称“建议摘要”)。   6月3日,委员会公布了日本划界案建议摘要。日本外务省再一次罔顾事实,对委员会建议进行移花接木式的解读,谎称委员会建议认可了冲之鸟礁作为划定大陆架的基点的法律地位。事实上,日本划界案建议摘要描述的事实非常清楚:委员会对冲之鸟礁的法律地位不持立场,对以冲之鸟礁为基点主张的外大陆架不采取行动。   一、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结论   委员会关于划界案的建议摘要已经形成了基本固定的模式。建议摘要一般分为六部分内容,依次分别是“基本情况”、“划界案的组成部分”、 “划界案审议的基本原则”、“各区块的建议”、“图件”和“附件”。其中,前四部分内容一般使用格式化的语言描述,且各建议摘要的这几部分内容基本类似。“各区块的建议”和“图件”两部分是建议摘要的核心内容。委员会的审议结论重要体现在这两部分内容中。   “各区块的建议”依据划界案所主张的外大陆架区块,逐区块给出结论。以日本划界案建议摘要为例,日本一共主张了7个外大陆架区块,日划界案建议摘要的“各区块的建议”是分7个区块分别描述委员会对该区块的审议结论。   通常,“各区块的建议”关于各区块的内容结构是相同的,分别包括“区块所在区域地质天文概况”、“陆块的自然延伸及其外大陆架的权利”、“坡足点的确定”、“大陆边外缘的确定”、“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定”等5项要素。   日划界案建议摘要中,除KPR区块以外,其他区块的内容也包括上述要素,而KPR区块的建议内容只有6段文字,且未涉及上述要素。仅从内容结构上,就可以看出委员会对KPR的结论与其他区块完全不同。其原因就是KPR是完全依据冲之鸟礁为基点主张的外大陆架区块,而冲之鸟礁本身的法律地位受国际社会的严重质疑,且委员会本身不具备判断冲之鸟是岛还是礁的职权。其结果是委员会不能就KPR区块作出审议建议。   进一步从内容上看,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的审议结论包括6个自然段,即建议摘要的第15-20段,各自然段的内容分别是:   第15段:委员会忆及第24届会议的决定,即委员会不应对小组委员会撰写的冲之鸟礁区块的建议采取行动,除非委员会另作决定。   第16段:委员会注意到,2012年4月,中、韩、日三国分别针对冲之鸟区块再次向委员会提交了照会。   第17段:委员会引述中国照会的部分内容“相关争端本质上是冲之鸟礁能否拥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的争端,是相关海洋空间应归属沿海国管辖还是归属国际社会共有的争端”。   第18段:委员会引述韩国照会的部分内容“关于冲之鸟礁法律地位存在争端”。   第19段:委员会引述日本照会的部分内容“日本认为,依据包括《公约》、《公约》附件以及《委员会议事划定规矩》在内的相关法律文件,中国和韩国关于委员会不应对冲之鸟礁相关区块给出建议的要求是没有法律基础的。”   第20段: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的结论集中体现在这一段。该段全文如下:“委员会考虑是否应对小组委员会撰写的南九州帕劳洋脊区块(KPR)的建议草案采取行动,并决定不采取行动。委员会认为其无法就建议草案中南九州帕劳洋脊区块(KPR)的内容采取行动,直到照会中所述问题得到处理为止”。   经由过程上述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的结论,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出,委员会并没有认可冲之鸟是岛屿,更没有认可日本以冲之鸟礁为基点的外大陆架主张。   二、委员会关于SKB区块的建议   KPR区块是日划界案中唯一以冲之鸟礁为基点主张的外大陆架区块,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的建议最能说明委员会在冲之鸟礁问题上的立场。但是,日本外务省和有些日本媒体却刻意回避委员会关于KPR区块的建议,而试图从委员会关于SKB区块的建议中,为自己的主张找所谓依据。   SKB区块位于冲之鸟礁以北,依据日本的主张,“日本陆块在本区域的自然延伸包括东部的伊豆-小笠原岛弧和西部的大东海脊和九州-帕劳洋脊。该区域上的岛屿包括东部位于伊豆-硫磺洋脊上的鸟岛、大东海岭上的北大东岛、冲大东岛以及九州-帕劳洋脊上的冲之鸟礁等等”。委员会部分经由过程了日本在SKB区块的外大陆架主张,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据此推论认为委员会认可了日本以冲之鸟礁为基础的外大陆架主张。他们的逻辑是:因为委员会认可了SKB区块内部的九州-帕劳洋脊是日本外大陆架的一部分,并且冲之鸟礁是九州-帕劳洋脊上唯一出露水面的岛礁,因此,可以推论委员会认可了冲之鸟礁是岛屿,且可以主张外大陆架。   日本外务省方面的这一逻辑是完全荒谬的。一方面,日本外务省方面故意回避了委员会关于不对KPR区块采取行动的结论。这个结论本身就是委员会在冲之鸟礁法律地位问题上不持立场,也不对以冲之鸟礁为基点的外大陆架主张采取行动。另一方面,委员会的关于SKB区块的结论事实上也明确表明委员会已经把SKB区块与冲之鸟礁问题脱钩。换句话说,委员会认可的SKB区块与冲之鸟礁毫无关系。   首先从技术上看。SKB区块大陆架外部界限是依据坡足点外推60海里的划定规矩得出的。建议摘要图27明确显示了经委员会核可的生成SKB区块的外部界线的坡足点。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坡足点与冲之鸟礁毫不相干。   其次从图件上看。建议摘要图21是委员会引用日本划界案的日本主张图。其中显示,日本主张的SKB区块原本是以冲之鸟礁200海里线为南部边界的。图27是由委员会制作并说明委员会建议的图件。在该图中,委员会有意去除SKB区块南部的冲之鸟礁200海里线。此举也正是体现了委员会对冲之鸟礁岛屿地位不持立场。   再从表述上看。委员会关于SKB区块的建议中提及冲之鸟礁的第158段完全是引述日本的主张,并非委员会的立场。日本外务省是把日本的主张直接说成是委员会的建议。   三、经委员会核可的日本外大陆架主张   依据建议摘要,日本主张的7个区块中,有4个区块(大东区块(ODR)、南硫磺岛区块(MIT)、四国海盆区块(SKB)、小笠原海台区块(OGP))被委员会部分核可,被核可的总面积约29万平方千米,约占日本主张总面积的39%,这4个区块与冲之鸟礁无关;有2个区块(茂木海台区块MGS和南鸟岛区块MTS)被委员会完全否定;对以冲之鸟礁的为基点主张的南九州帕劳洋脊区块(KPR),委员会决定不采取行动。   至此,我们可以清楚的得出结论,日本外务省所谓委员会认可日本以冲之鸟礁为基点的外大陆架主张是故意的、罔顾事实的谎言。日本外务省不顾事实真相,一而再、再而三的宣布严重失实的报导,其目的是试图为其用冲之鸟礁主张外大陆架的失败寻回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