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长空--空军级试飞专家风采录(图)

毕红军是试飞
  中新网8月22日电 汤连刚、毕红军、雷强、张景亭、李中华、徐勇凌,这是空军评选的6名空军级试飞专家。   试飞员被称作是刀尖上的舞者,飞行员里的精英;而他们则是试飞员里的尖子,精英中的精英。过人的胆量、丰富的知识、高超的技术……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说不完的精彩和传奇。   夏意融融,星耀长空。记者近距离领略了这6颗璀璨明星的独特风采。   探路先锋汤连刚   中等敦实的个儿,国字脸、浓眉大眼。年愈五十的汤连刚,仍如年轻人一般风风火火、干净利降。   “任何新东西都需要第一个人去尝试,这是一种冒险、一种境界,是无畏者的最高追求。”回想试飞生涯,这位中国试飞员学院院长如是说。   汤连刚无疑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国第一架变稳飞机试飞员、空中加油第一人、歼10飞机首席试飞小组组长和首席指挥员。   变稳飞机即空中试验机,是三、四代飞机重要空中试验平台。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研制第一架变稳飞机BW-1,汤连刚是该机的首席试飞员。   那年冬天,汤连刚和战友正进行一个极具风险的试飞科目。突然,“咔”一声,飞机开始下坠!汤连刚一拉操纵杆,没有回响反映。飞机猛一低头,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和战友拉离座椅,悬在空中,汤连刚顿时手臂发麻,眼珠鼓胀,浑身无力。他赶紧调整操纵系统,接连几次,飞机依然低下头急速扑向地面。   离地只有1000米了!这时,他只要一按电钮,就可以跳伞生还,但BW-1就完了。千钧一发之际,汤连刚果断切断系统、再次拉杆,飞机终于抬起头,冲向蓝天……   历险后再战。最终,他和战友们以最低的代价、最短的时间、最好的效益,完成了所有试飞任务。变稳飞机获成功,为歼10打下坚实基础,后来他又成为歼10首席试飞员。   空中加受油技术,也饱含着汤连刚舍生忘死的奉献。   亚音速加油飞机和2架两倍音速的歼击机,要在很短时间内靠拢一起,上下左右高度和距离差都在极小范围,几分钟内对接终了,然后迅速撤离,以防敌人攻击。每个动作看似稀松平常,飘渺的蓝天之上,其难度和危险可想而知。   汤连刚又一次“吃螃蟹”。先飞编队,间距一次比一次小,危险一次比一次大。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录像,划了多少条线,翻了多少材料。   正式试飞前又遇到挫折:先后6次空中对接失败。科学的路上永远充满艰辛。   1992年的一个冬日,西北某机场。众人齐散,昂首翘盼一个重要时刻的来临。三架飞机从东方飞来。不知谁眼尖,首先喊了一声“加上了,加上了!”只见大飞机一边一个管子,不偏不倚地插在战斗机头上,双机平稳飘动。   对接成功了!几分钟后,二机脱离,安全返回。地面上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   少女们送上鲜花,记者们争着照相……人群中,汤连刚看到了含着泪花的妻子,他也流下了泪水。没有人知道,其实天上气流并不好,飞机出现了强颠簸,稍不慎飞机就会相撞。“危险面前,我也要勇敢往前飞!”他说。   接着,汤连刚和战友们又克服重重困难,共完成了高中低空加受油战略对接,打破了西方技术封锁,使我国成为继美、英、法、俄后第5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业内人士说:“它的意义不亚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几十年来,汤连刚先后试飞过所有国产歼击机、部分运输机和世界先进歼击机、电传试验机,共12个机型,圆满完成了10多项严重科研试飞任务,填补了2项国家空白。   翻阅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证书,汤连刚不由想起德国科学家奥托?李林塔尔的一句话:“发明一架飞机算不了什么,制作出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而试验它才艰难无比!”   痴迷飞行毕红军   毕红军对飞行有一种近乎痴迷的爱。   想当年,年纪轻轻就当了航空兵师副参谋长,在别人看来前途不可限量,他却做出令人“大跌眼镜”的决定――   当时空军正为苏-27生产线选拔一批试飞员,毕红军被瞄上了。从师到基地、到军区空军各级领导都不愿意放人,他却愉快地服从命令。“我不爱当官爱飞行,”渴望挑战新技术的毕红军笑着说,“在协调人际关系上耗精力真是一种浪费,还不如集中时间用在飞行上呢。”   共和国的试飞史上从此多了一个重要人物。J-11B获得成功,我国航空装备从此跨入一个全新阶段,毕红军是首席试飞员;涡扇发动机研制成功,成为了我国航空工业的一个里程碑,毕红军是试飞“中国心”的第一人……   试飞是一个高危险的行业。三十多年试飞生涯,他经历数不清空中险情,次次均化险为夷。   飞机火控系统实弹打靶,是试飞风险最大的项目之一。试飞霹雳-11导弹时,别的单位一直进展不顺,任务压到毕红军头上来。西北大漠,5发5中!毕红军不但试出所要的数据,还提出了很多中肯意见建议,为新型战机火控系统研制的严重突破立了大功。   有人赞叹,毕红军有如神助啊!别人做不到的,到他那就似乎很轻松就完成。奥秘何在?毕红军认为,这重要源于过硬的技术品质、心理素质以及时事业的执着热爱。   且进他屋一看,便豁然开朗了。满满一屋整齐排列着飞行书籍和材料,那简直是试飞的“宝库”,难怪他被称为试飞员的兼职“材料员”和“义务顾问”。   刚到试飞部队那会,赴俄罗斯执行改装任务。他一边学俄语,连续学技术,不舍昼夜,如饥似渴、毅力惊人。新机改装,20个训练起降才能放单飞,毕红军仅带飞了6个起降便第一个破格单飞,让考官为之侧目,也结下深情厚谊。   回国不久,却传来考官萨沙试飞牺牲的噩耗,毕红军泪流满面。“每个人都面临生与死的考验,试飞员的考验更为直接,必须天天面对,甚至是时刻面对,既要有‘明白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概,还要有‘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准备……”他说。三十年来,自身身边也有熟悉的战友血洒长空。然而,毕红军义无反顾。   2003年,特级飞行员毕红军成为首批三名空军级试飞专家之一。   因为技术过硬,毕红军三次被空军特许延长飞行寿命,试飞史上绝无仅有,一时被传为美谈。   2009年,48岁的毕红军到了飞行最高年限。然而空军有规定,首席试飞专家可特许延长至50岁。第二次即将离开岗亭之际,部队领导再找他说话,沈飞公司更舍不得他:现在新机型呈“井喷式”生长,迫切需要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试飞员。他们向上级打了报告,一纸批复让他又被特许延长飞至51岁。这一年,毕红军足足飞了有109个小时,是大队里飞最多的一个。“只要有任务就上,就想自己能多干一些是一些。”   更想不到的是,客岁,空军对试飞员最高飞行年限进行了调整,在身体条件允许情况下,最高可飞到55岁。   换别人可能想着早点退休享清福了,他却充满感谢。“飞行本身就会给我带来无穷的快乐,每当看到自己首飞的飞机驰骋蓝天,看到自己亲试合格战机转送作战部队,心中倍儿自豪。”在东北呆了三十多年的毕红军,依然一口的京腔京味儿,如同他对飞行的爱好,永远不变。 123下一页 标签:汤连刚 试飞员 试飞 歼击机 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