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世界杯时 希特勒曾以墨索里尼为偶像(图)

意大利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世界杯决赛
1934年世界杯决赛赛前意大利队全家福,前排左一为决赛攻入制胜球的斯奇亚维奥。 希特勒(右)和墨索里尼   1934年世界杯那些事儿 ??? 1、奇葩赛制。1934年世界杯取消上届实行的小组赛制,全部实行单场淘汰赛:90分钟打平进入加时赛,若再打平不是进行点球决胜负,而是双方将再血拼一场。1/4决赛120分钟意大利1:1与西班牙踢平,翌日再赛意大利一球小胜晋级。   2、单场淘汰最大的受益者是美洲的巴西队、阿根廷队和美国队,他们跨越了近半个地球来到意大利,只踢了一场就被淘汰回家,怨气冲天肠子都青了。   3、世界杯史上第一次设立预选赛,共有32支球队参加了分组预选赛,尽管身为东道主,意大利也不好意思玩特权,他们预选赛的敌手是希腊队。首回合意大利4比0狂胜,希腊队随后高挂免战牌“不跟你玩了”,直接放弃次回合较量。   4、诞生于20世纪初的电台在1934年时还是“新媒体”,这届世界杯是史上第一次电台的实况转播,为世界杯的影响力贡献了力量。   上回书说到1930年首届世界杯的创办,一下燃起全球对世界杯赛的热情。然而就在雷米特金杯如彗星般在地平线冉冉升起时,一片黑漆漆的纳粹法西斯阴云在欧洲大陆邪恶而迅速地蔓延开来,令日月无光,还让世界杯中断12年之久――― 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纳粹来自德语的“Nazi”(“国家民族社会主义”一词的缩写),各位看官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错,这跟阿凡达里的“Navi”(纳威族)仅有一个字母之差。纳粹并非一个有严格定义、明确章程的政治黑帮,而是诸多政治观点的大拼盘:比如极度爱国主义、自恋到极致的种族主义、阻挡资源主义的同时推崇极权主义,连同性恋他们也管。   1923年希特勒的啤酒馆暴动失败后,枯幸地只在监狱里呆了八个月就规复了自由身,并于两年之后靠成功的“扮猪吃山君”策略让被禁的纳粹党解禁。1932年纳粹党一跃成为国会中的最大党派,1933年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1934年也就是第二届世界杯的举办年,希特勒又加冕“第三帝国”总统,其仕途顺利得远超“官二代”、“富二代”。   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1934年第二届世界杯时,希特勒还没完成从“?潘俊毕颉澳猩瘛钡淖?变,他那时的偶像是达到个人政治生涯巅峰的意大利大独裁者墨索里尼。相比之下希特勒更像跟随墨氏左右的马仔,双方的地位并不对等,随着时间推移两者才生长出如胶似漆的“友谊”。   1930年傲骄的意大利拒绝参加首届乌拉圭世界杯,然而世界杯的巨大影响让墨索里尼政府看到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以现在的话讲就是“一个很好的全球自我宣传平台”,所以决定把世界杯拿到自己家门口举办。墨索里尼亲力亲为,指挥坐镇,让“大罗马帝国”在外界面前举办了一届“无与伦比”的世界杯。   只是举办世界杯还满足不了墨索里尼的胃口,夺得世界杯冠军才能让他脸上贴金。虽然那时拥有斯基亚沃、梅阿查等球星的意大利队人才济济,但为了确保夺冠,墨索里尼疯狂挖南美两强巴西和阿根廷的墙角,搞定了多名所谓的“归化球员”替意大利队卖命。墨索里尼的手甚至伸到了安排裁判这样的专业领域,以至于半决赛和决赛,执法意大利队比赛的都是同一名裁判。   就在这样一手遮天的安排下,意大利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世界杯决赛,敌手是捷克斯洛伐克队。墨索里尼下的死命令是:如果不能夺冠,球队全体提头来见!这可比朝鲜队世界杯小组赛出不了线回家当矿工的传言狠多了――― 球员知道,墨氏认真说得出做得出,这一战是为老命而战。背上沉重头脑包袱的意大利队变得畏首畏尾,让捷克斯洛伐克队控制了局面并率先进球。眼看距离去见上帝只剩最后十来分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大利队迸发出巨大的求生欲望,在90分钟内扳平比分,又在加时赛中进球“死而复生”夺得世界杯冠军。   世界杯的创办是一大幸事,不幸的是第二届世界杯,从开始到结束都始终被纳粹法西斯的阴影所笼罩。两年后的柏林奥运会,希特勒又复制了墨索里尼的把戏,把柏林奥运会当成了自家后花园。   希特勒与墨索里尼的亲密关系恰恰始于1934年第二届世界杯后,这两位“好基友”在纳粹法西斯的道路上越走越近,希特勒甚至发出“不论发生什么情况,即使整个世界联合起来对付他(墨索里尼),我也将坚决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好基友宣言”,其感人程度远超还珠格格的“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这两位政坛黑社会大佬联手搅动了整个世界的安宁,也令1934、1938年两届世界杯乌烟瘴气,并让世界杯在仅举办了三届后中断了12年,其恶行真是擢发难数。   天色已晚,华灯初上,游子思归。本回书先说到这里,后话更有玄机,且听下回分解。 (本回说书人 王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