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刊文谈钓鱼岛:中国爱好和平但绝不怕挑衅

中国面临的麻烦与时代变化密切相关
  回顾我国近十年历程,有两个鲜明特点。   这十年,第一个特点是,中国大生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2001年为1.15万亿美元,2011年增至7.2万亿美元,十年增长近6倍。如此速度,世界刮目。   中国大生长,绝非孤立现象。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一大批新兴大国崛起。尽管有的国家增速没中国这么快,但进步同样巨大。如印度2001年GDP为4775亿美元,2011年增长至1.6万亿美元。巴西、南非、俄罗斯、土耳其等,同样增长迅速。生长中国家崛起的大潮,为中国生长制作了良好条件。   这十年,第二个特点是,随着中国日益崛起,在国际上遇到的各种麻烦也在增多。如何看待和应对这些麻烦?   首先,必须看到,这些麻烦是中国生长、进步的产物。中国大生长,使得国际力量对比,特别是本地区力量对比发生急剧变化。1968年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一位置上稳坐了42年。但是,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我在与日本人士的接触中,深感这一变化对他们的冲击是巨大的。   变化会带来不安、焦虑乃至恐惧,这是人之常情。美国“重返亚洲”,提出2020年前将60%的海军战舰部署在太平洋地区,推行所谓“再平衡”政策。显然,这与中国的崛起不是毫无关联。   国家和人一样,倒退、停滞会有问题,前进也会有问题。从本质上看,中国面临的各种麻烦是由前进带来的,是“成长的烦恼”。   此外,还要看到,中国面临的麻烦与时代变化密切相关。时代变了,以和平与生长为主题了,但很多人的头脑还停留在过去,仍用冷战思维来看待中国生长。   如何应对这些麻烦?处理任何问题,必须考虑大环境的变化。小平同志给我们做了榜样。1984年,小平同志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指出:“处理国际争端,要依据新情况、新问题,提出新办法。”话不长,却极为深刻。   新情况,是指时代变了,进入了以和平与生长为主题的时代。新问题,是指港澳回归、钓鱼岛问题以及南海诸岛问题。新办法,小平同志提出的是“一国两制”,“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的成功实践,证明小平同志的上述论断是何等英明。“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也为中国营造了多年的和平生长环境。   而今,在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上,中国面临的挑战更加尖锐,也更加紧迫。在美国重返亚太、一些小国妄图挟美自重的背景下,有些国家希望把中国激怒,妄图搅乱中国的生长路径。   面对各种外部“骚扰”,我们日渐有了底气,也有了更多的手段、更新的思路。过去能够处理的麻烦,现在一样能处理;过去有些无力处理或者无暇处理的难题,现在则日渐具备了处理的实力。    中国爱好和平,坚定不移高举和平、生长、合作的旗帜,但也绝对不怕挑衅――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中国一定能够妥善应对各种各样的麻烦,化解各种各样的难题。(作者吴建民为本报特约评论员、外交家)